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詳情

你真以為他們投的是papi醬?

發布時間:2016.03.23 新聞來源:艾和 新動力 瀏覽次數:


有1000多萬粉絲的視頻網紅papi醬融資了,1200萬人民幣。

根據公開的信息,投資papi醬的有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網紅羅振宇的羅輯思維,還有光源資本和其它一些投資者。算下來,任何一家的投資額都絕對不超過100萬美元(650萬人民幣),用1200萬元人民幣投資了一個每條視頻點擊量都至少500萬的“新媒體”,你覺得是值還是不值?你知道有多少動不動就融了上千萬美金,拼命往獨角獸陣營里面湊的“明星創業公司”,真實的日活躍用戶能有10萬就不錯了?

如果這1200萬真的用來投資papi醬的話,也足夠值了。于是又一些人出來質疑papi醬的走紅周期。擔心papi醬一不小心就過氣了,不紅了,創造力就枯竭了,變得不好玩了,就沒意思了,有多少網紅都是這么曇花一現的?所以投資人和評論家的邏輯是:投資不能投高度依賴個人的產品和模式,常識告訴我們,papi醬吃棗藥丸。

我竟然無法反駁。可我們能不能換個姿勢想一下這個問題:就算papi醬吃棗藥丸,這個投資就沒有意義么?或者說,你真的以為徐小平和羅振宇這些當過網紅、做過企業,還玩過投資的人,投資的是papi醬這個人么?

你們啊,naive。

先說說papi醬,這個我喜歡的妞兒。

寫這篇東西之前我剛看了她最新的一期《女人是怎么八卦的》,笑得我花枝亂顫。相信我,哪家公司辦公室湊足了3個女的都能隨時來這么一出兒。papi醬一人分飾四角,把四個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嚼舌根的八婆演得披頭散發活色生香。而且三觀太特么正了——最后的字幕是著名的納粹宣傳家戈培爾的原話:謊言重復了一千遍,也就成了真理。

隨便這么一小段兒,我就想趕緊轉發分享出去。好看,有共鳴啊。

像papi醬這樣的女生,中戲科班畢業,還念到了碩士,有那種信手拈來的表演天賦,姿色也還算撩人。但這種女生按著傳統的“科班院校”好學生晉階路徑,是很難紅起來的。劇組進學校試戲挑演員肯定不會優先挑她,接戲的話差不多也是配角,所以這么多年她的人生一直不溫不火,以教學為生。

這其實也怪papi醬。因為她不屬于任何一個模子,戲路太寬也太散。大公司、大導演的大制作,主演都得進模子,按著角色的需要定型選演員,這樣勝出的通常是在某一方面特別突出或特別有爆發力的新人。要么國色天香或玉樹臨風,要么特別適合演某一類角色。即便這樣,像趙薇和黃曉明那么幸運的也太少了,黃渤和王凱這種人也都吭哧了10多年才大器晚成。在傳統的明星制造中,像papi醬這種什么都沾一點又十三不靠的,紅起來太難了。

但互聯網和短視頻來了。papi醬這種長得不錯又沒到國色天香的程度,整體上擅演但又戲無定路的人就有了機會——你不是能演嘛,你就本色出鏡,你就演你自己想演的,或者說你就演你自己。papi醬的那些視頻,不就都是這么回事嘛。

這種視頻適合papi醬,但未必適合那些天賦異稟大紅大紫的明星。傳統的科班表演教育,容易把人教的端起來,變成特職業的演員。但三分鐘五分鐘往那兒一坐一邊聊天一邊演的那種,端起來就沒人看了。要的就是不端著,一半在演,另一半是本色出鏡。

這也多虧papi醬這么多年沒憋著勁兒想演大制作,挖空了心思去試片,排隊領盒飯。她一直教學,演的都是信手拈來的碎片場景,一身聰明妞的人間煙火氣。她學臺灣話東北話混搭,吐槽辦公室里的八婆,惡搞圣誕節,損朋友圈上的表演狂,講女人逛街的不靠譜——這都是不用化妝、不用進攝影棚、不用醞釀感情,不用跳進跳出明快隨時可以演的啊。很多科班電視劇電影演員面對這些題材反而登時懵圈兒。其實你可以看papi醬1月的一段視頻《你也可以活在電影里》,她演的就是那些她原本應該成為,但最終沒有成為的樣子。

其實還有一點,作為一枚網紅,papi醬的用戶不是那些通常意義上的“網紅”用戶——3、4線城市的小鎮青年,因為沒有線下的豐富生活,才在網絡上窺視、羨慕和想象別人的活色生香的生活。但papi醬不是,papi醬對于視頻網紅的意義,就好比是微信之于騰訊的意義,其它的大多數網紅還停留在QQ階段。papi醬有著很典型的有知階層和中產階級趣味:吐槽穩、準、狠,直擊人們笑點和痛處,不罵人,不做論斷,不苦口婆心說教,但有自己的價值觀,通過表演點到為止,懂的人自然懂,撲哧一聲笑出來。我發現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其實是隱藏的papi醬粉絲:剛畢業的新聞記者、VC機構的投資經理、做基金的,當大學老師的……這些人一不小心暴露自己是papi醬忠粉之后我們才發現:哦,原來大家笑點都這么低,原來都那么需要減壓,原來都那么需要黑與被黑。

也難怪羅振宇都喜歡papi醬,羅振宇3年半600多萬粉,papi醬一年1000多萬粉。最大的不同不是羅振宇是傳授散裝知識的,而papi醬是表演段子的。他們倆的最大區別,在于羅振宇的視頻是讓你武裝和加持自己,給自己打“愛知求真”和“手藝人”等一串標簽,用那些散裝知識和理念武裝自己本來就不太完整的大腦知識體系,沒準你會覺得很受用,但整個過程很累。papi醬的妙處則是讓你看見她就心甘情愿地丟盔棄甲:脫掉一切偽裝和標簽。她吐槽和表演的那些八婆、朋友圈秀存在感的人、愛演的人、英文中文混著說的人、說話故意帶港臺腔的人、看了爛片還打腫臉充胖子裝文藝說是好片的人、直男癌們,沒準就是你身邊的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或者干脆就是你自己。

被她友善且精準的擊中了,至少對我來說,唯一能做的就是嘻皮笑臉地把外衣脫了,對沒錯,你說的就是我,呵呵呵。

所以papi醬就這么火了:你屏幕前面花枝亂顫地看著她的三分鐘表演樂不可支的時候。其實她在跟你說:把馬甲給我脫了。然后你就乖乖地樂呵呵地脫了。

這種節目,沒法不擊中你。但在電視上和電影院里,永遠不會有。在網絡視頻節目變得短到3-5分鐘才是黃金長度之前,也不會有。在有表演天賦的人都得“認真演戲”,戲里戲外涇渭分明的年代,也不會有。

但現在,一切都有了。于是我們有了papi醬,這么一個自己演自己,人間煙火,風韻猶存,知性且三觀正的妞兒。papi醬能火成今天這個樣子,用一位長者那句著名的話說,就是“固然要靠自我奮斗,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行程”。

所以,她就值這1200萬元的投資么,估值真的就值3億人民幣么?

還是那句話,我夸了那么半天papi醬。其實是想說:這1200萬人民幣不是沖著她去的。至少,不完全是沖著她去的。

我身邊有一個追了papi醬快一年的1993年出生的水瓶座女生說。她最早每天追著papi醬花枝亂顫的時候還替papi醬抱不平:這么好玩的一個姑娘怎么就一直不溫不火呢。直到有一天,點擊量一下子蹭地就上來了。

所以你想想這是為什么。為什么papi醬不溫不火或小溫小火了一段之后,突然就大紅大紫了?為什么人們到最近才發現papi醬和Angelababy的經紀人楊銘是大學同班同學?為什么跟papi醬簽約的風險投資機構是徐小平創辦的真格基金?對papi醬這么一個整蠱、好玩、有趣、三觀正且有表演天賦的29歲女子來說,哪些是她熟悉的,哪些是她不熟悉的?哪些是她可以駕輕就熟的,哪些是她根本handle不了,需要別人幫她來處理和打理的?

幾乎所有人都忽略了真格基金的創始人徐小平老師在公布這輪融資的時候微博上發的一句話:“感謝papi醬和她的合伙人楊銘的信任。”而羅振宇大張旗鼓宣布的papi醬新媒體廣告天價招標的溝通說明會資料也說明:粉絲勿擾,papi醬本人不會出現在現場,一切都由羅振宇和楊銘出面。羅振宇說:“楊銘是papi醬的CEO”

“papi醬的CEO”——誰是誰的老板?

準確地說,這次是papi醬和楊銘一起出來創業了——他們是4年的大學同窗,有著10多年的革命友誼。對papi醬來說,本來就是自由身現在是一枚創業者。而對楊銘來說,過去受雇于華誼,是周迅和Angelababy的經紀人,這次當CEO了,才是真正的創業了。

而楊銘的上一個“作品”,就是Angelababy。Angelababy是誰?黃曉明的太太,著名女藝人。可別忘了,她是藝人里面做網紅做得最好的,也是網紅里面做藝人做得最紅的啊。之前你見過哪個藝人從一出道就那么有網紅范兒的?只有Angelababy吧。

對楊銘來說,Angelababy是他的第一個“杰作”,而papi醬應該算第二個。papi醬從一開始的不溫不火,到小溫小火,直到最近幾個月的驟然爆火,背后一點也不簡單。楊銘是papi醬的合伙人,也是Angelababy的經紀人,而Angelababy的先生黃曉明,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徐小平老師的好盆友。徐小平老師拍電影《中國合伙人》,平時出席活動,跟李開復一起組織“群英會”宴客站臺,可都是隨時拉著黃曉明一起的啊。

這么一串,再往下想。這個楊銘出任CEO,papi醬擔任合伙人的公司,接受了來真格基金和羅輯思維的投資,它的背后還可能有哪些合伙人?還有哪些資源?這是一家以papi醬為核心的公司?還是一家以楊銘為核心的公司?如果這是一家以楊銘為CEO和實際話事人的公司,那么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對一個經紀人來說,沒有什么比做一家從一開始就完全依托互聯網視頻、網紅IP和網絡文化的新型藝人公司更有意思的事了。想到這兒,連我都想紅了。

可以想象,papi醬,這個看上去比一般的女演員更放得開,更人間煙火,更二和更百無禁忌的女網紅,應該是這家新公司的第一個產品和IP——也許是近期互聯網上最紅的新媒體產品和文化IP。為了這個IP,羅振宇可以破天荒地用羅輯思維的資源策劃和監制一條植入性廣告,策劃一起據說是新媒體界最大的廣告標王事件,我們倒是樂觀其成。

別擔心植入了廣告的papi醬視頻會變得無聊。如果你有機會科學上網去YouTube和Vine上看看,各種流量只是papi醬一個零頭的歐美網紅把廣告植入藏的那叫一個深,而且平時不做廣告,一做就簽一個大單。也別擔心papi醬不紅了怎么辦,創造力枯竭了怎么辦——這根本就不是一家以papi醬為唯一資源的公司。papi醬是這個公司當下可能是唯一也是最紅的產品和IP,接下來,她可能會成為這家公司的IP挖掘機。更多的網紅和IP會沿著papi醬的旗幟前進,找上門來。

我經常說一些糟糕的VC和創業者正在毀掉內容和新媒體創業,他們能從papi醬的成功當中提煉出“網紅經濟”、“自帶流量變現”、“用戶社區與PGC的結合”、“草根文化”和“內容型電商”等無數個概念,然后按圖索驥試圖投資和復制下一個網紅。他們什么都對,但就是沒sense。內容創業和新媒體運作這件事,概念對和邏輯對都是扯淡,重要的是人對不對,文化對不對。對大部分VC和內容創業者來說,sense、taste和文化這關,他們永遠過不去。

相信我,papi醬只是一個開始。盡管她現在是我們見過的最前無古人的女網紅,但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未來的現象級網紅還會有很多。但他們一定不會是papi醬這個樣子。

做一個挖掘網紅制造信內容的永動機,這件事比華誼兄弟酷多了啊。

本文共分 1

网球比分直播直播 河南22选5大星走势图 qq麻将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球探体育比分7.6 52麻将手机客户端 若安股票基金今日净 长春程序麻将机 青海快三的开奖结果今天 广州沐足打飞机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 516棋牌下载送27 湖北快3和尾走势图 3d近30期开机试 幸运农场破解版 秒速塞车官网 幸运飞艇信誉群